【噩夢遊戲II】無題

#極短篇

#毀滅魔王x瑪麗亞

#第三人稱

#有捏






#真的有捏





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啊啊,這個熟悉的場景。他如是想。


他不識字,或者說,是不認識人類的字。

他唯一知道的只有教典。去他媽的該死的教典。

教典是每一個老魔王舊部的噩夢。

在老魔王保持著理智的時候,偶爾一時興起,就會隨口問起教典的內容。

適當的贊同或是反駁到底有沒有加到印象分不知道,但是支支吾吾的答不出來,肯定完蛋。

雖然是噩夢,卻也是極少數能夠好好看著老魔王的臉的時候。

他跟著老魔王的時光很長。

老魔王對他們從來都只有漠然,偶爾會搭理個幾句,但失去了也不甚在意。

他第一次看到老魔王變臉,是與那個女人相遇後。

原以為是想將教廷的種子在萌芽前掐死,卻不想這種子早在初見那天就種在了老魔王的心底。

…………心底?他愣住了。

原來不知不覺中連自己都認為老魔王有心了?

老魔王一開始也只是個稍微強了一點的人,大概與現在的偽魔王們差不多。

如何墮落的過去他不知道,也不太想知道,反正惡魔追隨的只是力量。

老魔王再一次回到原本的姿態,是在儀式之後。

或許不該用「回到」這個詞。

那是成為了真正的魔王的那一天。

無止境的瘋狂,象徵絕對毀滅的力量。

唯一保持完好的只有老魔王手上的教典。

他揮動勉強保持形狀的翅膀,向老魔王提起了那個女人的名字。

老魔王對此一點反應也沒有。

老魔王獲得了力量,遺忘了一切。

喪失了理智,只留下瘋狂。

入侵人間界後,果不其然,再一次與那個女人相遇了。

你是誰。老魔王問。

那個女人沒有回答這個問題,只是眼睛流露出明顯的情感波動。

直到現在,他好像才稍微能理解那個情感名為什麼。

在心底發芽的種子不會被遺忘。

老魔王心底的那朵花就這麼與他們對峙著。

後來,老魔王與他的花都沒有逃離毀滅的末路。

老魔王的部下們力量大幅衰退。

前有教廷壓迫,後有新秀崛起。

一部分舊部惡魔們瞄準了老魔王的唯一後裔,試圖讓封印在後裔體內的魔王血脈復蘇。


而現在,他看著那道刺眼的聖光,以及找回理智的魔龍。

啊啊,這個熟悉的場景。

*——有的種子還未發芽就已衰亡,有的種子剛一發芽就被吞噬,唯有父神的種子裡,誕生了光明與黑暗、天空與大地、日月與星辰。*

他彷彿再一次見到了他的神。他如是想。

评论

热度(1)